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场法规

8旬老妪为熊山冲惨案唯一幸存者 成屠杀活证明

时间:2020-03-26 07:22:50

幸存者杨学英老人向记者一行讲述,村民惨遭日军屠杀。 刘文泉 摄

杨学英老人带领记者一行重返惨案发生地。 刘文泉 摄
  中新网荆门7月7日电(吴奇勇刘文泉张伟)75年前,湖北省钟祥市客店镇大杨湾村民在熊山冲躲避战乱时惨遭屠杀,15户50多人被杀绝7户,杀死36人。7月7日,记者一行驱车赶往杨庙村,探寻惨案经过。

  “我已经80岁了,放在心底的,是75年前的熊山冲惨案,爹娘去了,如今连坟头都找不到……”村民杨学英有一个心愿:作为唯一在世的熊山冲惨案幸存者,将这段历史留下来。

  “快把草帽拿来,我带伢们上山!”顶着烈日,不顾众人劝阻,杨学英执意重返熊山冲。老人弓着腰,但步履很稳,似乎有一种力量在支撑着她。

  “我是1934年生的,那时我6岁(虚岁),夏天天热,后来听人说是5月13日,村里打枪打炮,日本人到冲里来了,当时我躲在姆妈怀里,爸爸跑散了。日本人见人就杀,很少嘎(用)枪打,都是刺刀捅……”

  “姆妈被日本人堵住了,就下跪磕头:不要杀我,不要杀娃!日本人不干:死啦死啦的,把我往地上一摔,把姆妈砍死了。”

  “当时,我被摔昏过去,醒来时,姆妈全身是血,冲里都是死人,有一个叫李幺的小女孩,躺在母亲怀中吃奶时被挑死了,就丢在沟里。”

  老人边走边讲,语气时而低沉,时而激昂。由于乡音较重,情绪激动,紧随其后的后辈一边“翻译”,一边劝老人“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熊山冲惨案发生的军事背景,是抗日战争中的一次重要会战:随(县)枣(阳)会战。1939年5月起,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为解除国民革命军对平汉线交通的威胁,调集第三、第十三、第十六师团和骑兵第二、第四旅团,向随县(今随州)、枣阳地区进攻。为牵制和阻击日军进攻,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所属部队编为左、右两个集团军和江防守军进行防御,并实行反击。战至5月23日,第五战区部队先后收复枣阳、随县。日军退回钟祥、应山,恢复战前态势。

  钟祥客店地处大洪山,是日寇主力部队的进攻出发地。比杨学英稍大些的杨学诗,脖子被连砍三刀,无奈之下躲在遇难者的遗体下装死才捡回一条命。为记者指引方向的村民郑玉邦是杨学诗的外甥。他回忆:姨爹常常抚摸着脖子上的伤疤告诉孩子们,当时他体力已经耗尽,又饿又累又渴,抓把地脸皮(地衣)放在嘴里嚼碎,稍稍补充体力后才爬回大杨湾,后来因为天热,伤口里长满了蛆,有人送了点烧酒消毒,最终才闯过鬼门关。

  据杨学英和杨学诗等幸存者回忆,日寇暴行就是“南京大屠杀”的翻版。一名刚结婚的媳妇,被日寇强奸,之后又惨无人道用日本刀从阴部刺进,从胸部挑出将其杀死;面对日寇的暴行,十多名男性山民奋起反抗,但因手无寸铁,寡不敌众,全部被杀死;一个手持日本刀的日寇军官将人绑起来,连续砍死了8个人……

  随着时光的流逝,杨学诗等人陆续病逝,杨学英成了唯一的熊山冲惨案幸存者。这一段历史,对加害者来说,是暴行的供述。对幸存者来说,是惨痛的记忆。对后来者来说,是难得的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