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岗位职能

国旗下演讲稿假若我得重做一番大学生

时间:2020-02-17 07:31:20
本帖最后由 查查 于 2009-3-18 21:41 编辑

  诸位同学:

  在这年头说要再做大学生,这不能使我引发多大的爱好,但是,假使老教授有再做大学生的一番机会,究竟是代表着无尽的机会,现在就来谈谈这一件事。

  浙江大学考取了,我踏进浙江大学的校门,缴了费,等了好久,才注了册,训导处派我住到智斋36号,一进往,就看到房里拥满了人, 一起有20多位,我真不想住进往,但是没有办法,而且校舍拥堵是战后各大学普遍的现象,我就决意住下来了。

  我决意在浙江大学住4年,这4年如何利用,我得好好计划一下,这里,我提出四个题目,我应当密切留意到,并寻求公道的解决。

  第一健康。之前我进大学,身体不好,但对卫生方面却特别留意,不过我也和凡人一样,有时也不免违反了自然原则,记得有一次吃多了东西,身体就觉得万分不舒服。但大体说来,我颇知遵守,因此到现在,还能支持着。健康可以分做三方面讲:第一,应当增进健康的知识。科学日新月异,医学上的发明与诊治方法都有很大的进步,我们为了保护自己身体的健康,对医药的新知识就不能不予留意。但同时应当养成良好的习惯,像随地吐痰这类小事情,实在是细微平常不过,但是影响却很久,很多生肺病的人就是从这里传染的,这是最浅显的智识,但是我们学府里平常却没有留意到。第二,身体上的健康固然要紧, 而精神上的健康也很要紧,所谓精神健康就是心理卫生。 一个人应当心平气和,不可意气用事。人富我贫,人乐我苦,更不可怀念在心,忿忿不平。一个人能够不发怒,对精神健康是很有裨益的。第三,有些人说: “不健康就不能工作”,这话是有毛病的。健康是无价之宝,本身是宝贵的,不是工作的跳板。吾人应有古希腊的精神,洪范九畴将康宁列为一篇,也可知健康的重要。我们不是为知识为工作而须健康,而是为健康而健康。又生命的安全颇为重要,最近同学寝室内发生走电,这是很危险的,团体的安全应当顾到 [http://www.fwJIa.cOM 欢迎您访问假若我得重做一番大学生范..文.家 ] ,这也是个人的道德。

  健康的条件,是日光、空气、水和维他命,前三者是天赋的,后者是新近才发现的。我做学生的时候,还没有维他命这个名词,而现在却已成周所共知,且有A、B、C、D、诸种维他命之分,现在同学的膳食很差,但是,蔬菜中如菠菜、青菜、番茄与胡萝卜里,却有很多的维他命。

  我的精神比之前要好些,往年我在纽约的时候,吃得很少,每餐都有菜蔬留下来,但是身体却很好,这大概是吃牛奶、生菜和冷水的原因。在中国的环境里,我不主张吃生菜喝冷水,不过同学的饮食却要处处自己留意到。

  第二经济。在整个经费困难的局面之下,我们也不能例外。当我第一次做学生的时候,生活很舒适,伙食便宜而又吃得很好,进了清华更不用说了,可是现在呢,大家生活都很困难,一部份同学仰食于家庭,生活或许宽裕一点,但是也有很困苦的,所以竺校长主张工读,但实行以后,成效却很差,这是同学们没有尽责任的原因,例如抄讲义,有很多字认不清楚,乃至错误百出。一个人对工作应当忠实,这也是一个人的道德。

  最近校内时有失窃之事发生,一方面是由于门禁不严,进出之人复杂,一方面由于校舍过于分散,当此经济困难之时,添办衣服已很困难,假若再有失窃之事,实为不幸之极,校方除抓紧门禁外,看同学也各自留意。

  第三学业。我很想把康熙字典重新翻一下,做小学说文解字的工夫,我14岁中秀才,对诗词歌赋很感爱好。文体的基本为字汇,像造房屋的基石一样。字汇必须多,则行文可以没必要查字典,我对国文爱好很深,逃难的时候,字典总带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我实在不盼看诸位同学跟我一样,不过国文是一切学科的根本,值得我们特别留意。大家都知道交通大学出来的学生,国文根抵都很好,例如交通部次长凌鸿勋先生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现在有很多人随便写文章,不求好歹,这似乎穿衣服只求保热一样,固然我们不反对穿衣服是求保热,但是保热之外是否是还需要整齐美观呢?

  一个人最少需要有一种外国语可以利用,由于以后国与国接触频繁,学术文化发生交换,要是我们一种外国语都不懂,那末就永久关在屋子里,而看不到另外的世界。史学家陈寅恪先生知道外国语很多,即古今梵文,他也精通,真是了不起的人才。我在11岁的时候就读英文,在高等学堂时,有外国的英文教师,直接听讲,初时甚感不轻易,但以后也渐成习惯,到清华大学后,与外人接触机会增多,我自己对英文也很专心,所以进步很快,这次从美国回来,对自己的英文程度益具信心。

  我对各种学科都很有爱好,即对艺术如音乐、图画,也都有爱好。只有对数学,可说是枯燥无味,但是浙江大学数学程度却很好,如苏步青先生陈建功先生都是国内著名的大教授,物理、化学,由于受了数学的影响,却只能欣赏而已。至于体育,由于技术太差,跑步[ >假若我得重做一番大学生(2)资:料;来/源,于FWJIA;网 http://fwjia.COm }、赛球只能跟跟而已。

  我们读一门作业,单单靠一本课本是不够的,必须利用参考书,那末可以取得更多的智识,看书听讲,更应当援用我们的思想,援用我们的灵魂。

  第四团体生活。大学集各方之人,各种思想之人,座无虚席,朝夕相处,实难堪能宝贵。团体生活(Cooper-ate Life)为学习的条件,是极饶爱好的。高等学堂时,学生都很爱参加活动,例如陈布雷先生在当时就是红人,我由于性情静穆,不喜参加活动,到了清华以后,周诒春先生一定要我们练习报告,初时我不敢立在讲台上,后便就渐渐能够讲一些了。
团体的利害高于一切,对团体对国家有益的事情,我们就应当往做,否则就加以反对,我一向抱着这类精神,希看同学们也能够认清这一点。

  最后,谈到研究方面,值得同学们特别留意,例如发明原子,用之产业,则可大量生产,为人类谋幸福,但是用之战争,却可以毁灭人类,科学家负研究的责任,如何不使此种研究的结果用于毁灭人类,乃是政治家与教育家应负的责任。我觉得研究文学也好,产业也好,农业也好,我们的目的应当是创造、生产与为人类谋福利。国家花在我们每个同学的身上已不知多少钱,这些钱都是从老百姓的身上拿来的,在民主国家里,老百姓就有向我们讨债的必要,试问我们如何交账呢!

  时间过得很快,像我已过了半百之年,但我还是抱着有一天就干一天的精神,希看同学们爱惜光阴,努力进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