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岗位职能

2014公务员工资改革

时间:2019-06-18 09:54:52

  公务员工资改革之难

  有报道称,全国公务员职务工资、级别工资之和(俗称基本工资)大约只占公务员全部工资的近30%,其余70%多为各种津补贴。改革呼吁再起。

  这是近几年来经常出现的“常客式”数据,算不得新闻,但每次总能引起舆论关注和议论。公众对公务员收入的关注于此可见一斑。

  关注的第一原因是觉得“收入太高”。那么收入是否太高呢?

  以有关国家为例。美国2010年公务员平均工资为48201美元(其中联邦政府公务员为69198美元),私营企业平均工资为46455美元,公务员工资略高于企业人员;2003年,日本公务员的平均工资为私营部门平均工资的107%,2005年为106%;欧盟国家也是这种状况且多数国家要高一些。

  相关数据显示,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公务员工资水平(含基本工资和津补贴)除2012年之外,均略高于国有企业平均工资水平,大致在0.94-1.15倍之间。表面上看,这个工资比值与国际是接轨的。

  但问题的复杂性在于,中国的企业分类较多,不同种类的企业从业人员收入差距十分明显。以2012年的数据为例,国企(非央企)在职职工年平均工资比央企在职职工低1000多元,是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的2.4倍,是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的3.8倍。

  公众自然会问,单单用国有单位的收入作为公务员收入参照并不合理,为何不把就业人数最多的私营单位作为参照?

  而一旦把私营单位的收入作为公务员的收入参照,那么公务员队伍自然有权发问:市场化程度很低的垄断行业又有何种理由获得高工资?

  所以公务员的工资改革,必须统筹国有企事业单位,甚至是统筹整个社会的收入分配改革。否则,单就公务员一个行业出台改革方案,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社会全体感到满意,也不会达到社会公平的目的。

  公众不满意的第二个理由,就是本文一开头说的基本工资与津补贴三七开,可能给灰色收入留下巨大空间。

  客观而言,基本工资与津补贴三七开的形成,与公务员工资标准未能统一和地区之间经济社会存在巨大差距密切相关。

  为了政令统一,国家有必要在全国推行相对一致的公务员工资标准。但现实问题是,中国各省区之间,甚至一省区之内各地之间,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都存在较大差距。排在前五位的省区市,其人均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是排在后五位的省区市的2倍左右(农村居民收入差距还要更大些)。这样的收入差距,注定了地区之间无法执行统一的收入标准,而只能通过地方性津补贴,使公务员的收入与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大体吻合。

  但这样做的结果是,由于津补贴标准的约束力不强,给一些手握地方财政分配大权的公务员群体为自己谋福利开了方便之门,一些公务员因此灰色收入大增;此外,近些年来,很多地方的政府部门深度介入市场活动,比如一些地方各个部门都被要求完成招商引资任务,出色完成的还有重奖,造成公务员是高收入群体的印象。

  公众不满意的第三个原因,主要是以“三公经费”为主的职务消费失控,以及尚未触动的养老制度。经过近两年的反腐败斗争和一些配套改革,公众的不满有所下降。

  综上,目前公务员工资改革的难题主要集中于两点,一是以哪个收入群体为参照系,二是如何照顾到地区之间巨大的经济社会发展差距。

  这两个难题可谓左右为难:就高,则民众极度不满;就低,不可能出现改革方案制定者同时又是改革受害者情况;取中位数,同样面临高收入地区公务员仍需要津补贴的局面。这种尴尬局面,导致每一次公务员工资改革都是能拖则拖,小修小补,行之有效的方案很难拿出。

  公务员工资改革,先要打破大锅饭

  公务员工资一直是舆论热点话题。目前,我国约有700多万公务员。建立一个科学合理的工资制度,影响的显然不只是公务员的个人福祉,更关系到国家的治理体系与成效。一边是基层公务员为收入低对媒体大吐苦水,一边是公众对公务员福利待遇的各种“吐槽”,到底是哪些因素掣肘公务员工资改革?新一轮公务员工资改革怎么改?

  在经济下行压力大、市场的劳动力需求或减少的背景下,公务员“铁饭碗”的稳定性让人羡慕。然而这种稳定性也引起了诸多乱象:有部分公务员因工资多年不调整,心理失衡,忙于搞“第二职业”,无心本职工作;有部分公务员因所在科室真正干活的只有他一个,觉得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吐槽工资低;也有部分地区为了弥补平时公务员工资收入的不足,年底奖金一发就是几万;更有部分公务员眼红于同级别国企高管的灯红酒绿,深陷权钱交易的泥潭。上述种种乱象,被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后,产生了“盲人摸象”的效果,公务员群体成了一个干活不累,奖金不少,灰色收入多多还上网哭穷的特殊群体,事实真的是这样么?

  无论在媒体的笔下还是公众的口中,公务员都是作为一个群体出现的。但其实公务员群体也分三六九等,中央部委公务员和乡镇公务员的前途和待遇自然不同,边远艰苦地区公务员和江浙一带公务员又有区别,就是同一个城市同一个级别的公务员,身处不同的单位,待遇也可能有天壤之别,所以说把公务员群体不分东南西北的一概而论,本身就是不科学的。30多年前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为了能吃饱肚子,冒着杀头的危险签下了“生死文书”,在中国率先实行了大包干,从而一举解决了全中国人民吃饭的问题,眼下的公务员工资改革也应该积极打破大锅饭,客观对待地域经济差别,客观对待劳动强度差别,引导广大人民群众用分类讨论的观点对待公务员工资改革。

  首先,要正视地区经济发展差异,正视不同地区生活水平的差异,既不能要求全国上下工资一个样,又不能放任部分地区滥发工作津贴和社会福利。要通过规范公务员地区附加津贴制度,增加公务员工资的透明度,并有效解决地区差别不合理的问题。

  其次,要正视不同岗位间的劳动强度差异,完善职务和职级并行的薪酬制度,实现多劳多得。新一次的工资改革,一定要着重解决同一岗位忙闲不均、苦乐不同但是工资一样的问题,一定要着重解决职务上不去,工资也上不去的问题,彻底激起大家的干劲,绝不让老实人吃亏。

  再者,是要建立公开透明的公务员工资制度,并欢迎社会积极监督。欢迎大家对部分地区滥发年底奖金问题,对部分公务人员上班时间搞“第二职业”问题,对部分公务员出工不出力,甚至吃拿卡要问题积极进行监督和举报,大力营造良好的从政环境和客观公正的舆论氛围。

  通过公务员工资改革,打破原来的大锅饭制度,是全面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的必然要求。通过进一步明确公务员群体的地区差异透明度、家庭财产透明度、工资收入透明度、劳动强度透明度,必将进一步推动我国的广大公务员更加全心全意的投身到改革大潮中去,更加兢兢业业的为人民服务,使我们全国各阶层更加相互理解,更加团结一致。

  公务员薪酬改革方向敲定 受益最直接的将是基层公务员

  延续多年的公务员薪酬制度即将面临一场深层次改革,而受益最多的,将是绝大多数科级以下公务员。记者近日获悉,按照国务院安排部署,从去年开始,人社部等方面就加快筹划新一轮公务员薪酬改革。目前,基本的目标方向已经确定,概括起来,就是4句话,24个字——调整工资结构,扩展晋升空间,建立比较机制,实施配套改革。

  调整薪酬结构 受益最直接的将是绝大部分基层公务员群体

  人社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记者,去年人社部等已经对各省公务员津贴补贴发放情况做了调查摸底。下一步,人社部将制定严格的公务员津贴补贴方案。在大幅降低津贴补贴在工资占比的同时,也使得公务员的津贴补贴由暗转明。

  上述专家说,新的公务员津贴补贴方案出台之后,,对于中西部、尤其是一些边远地区的公务员,国家将会提高津贴补贴标准,相应地,中西部地区公务员的整体工资收入水平也会随之提高。

  我国现行的公务员工资制度,公务员工资由基本工资、津贴补贴组成。基本工资标准全国统一。公务员职务高,相应级别就高,基本工资也高。从国务院总理到乡镇一级政府的科员、办事员,共分27个级别。基本工资最高与最低的比例是12:1。

  公务员工资的差距主要是体现在津贴补贴部分。人社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曾做过调查,现在国内公务员工资收入中,基本工资占比大约是30%,剩下的就是各种名目、花样繁多的津贴补贴。各省之间,公务员的津贴补贴标准不一致,最高与最低省份之间的津贴补贴有3-4倍的差距。同一省内不同县市的公务员津贴补贴也差距很大。有的省内公务员津贴补贴标准多达32个,最低和最高相差1.5万元/年。

  2006年6月,国务院颁布《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方案》,提出要制定津贴补贴制度,但是对何时出台没有时间限制。现在公务员津贴补贴都是各地自行规定。

  近两年,中央加大反腐力度,在中纪委发出《关于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决刹住中秋国庆期间公款送礼等不正之风的通知》,以及中组部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中,都提到严禁政府官员违规领取工资之外的津贴补贴。

  人社部部长、国家公务员局局长尹蔚民在一次讲话中说,目前我国公务员中,有超过90%的公务员属于科员及科员以下职务,有60%是在县级以下政府机关。他还曾表示,探索建立职务与职级并行的公务员晋升制度。 “职级并行制”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里有更明确的表述,就是要建立公务员的职务与职级并行、职级与待遇挂钩制度。

  该专家说,实施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之后,一些职务不高,但业务能力强、承担任务多的公务员,其工资将可能与同层次职务较高的公务员工资水平相当。也就说,一个副科级的公务员可能比科级公务员的工资高,一个副处长的工资同样也可能比处长还高。

  涨工资呼声 公务员涨工资提案遭到强烈反驳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曾提交了一份建议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何香久举例,一个正处级干部,从2006年至今的工资总涨幅约为37.2%,平均年增长4.7%,而同期我国GDP增长了74.8%。与企业职工相比,2006年,全国城镇职工的年平均工资收入是21001元,到2013年,这一数字提高至47593元,同比增长了127%,年平均增长15.8%。

  但何香久的说法很快招致舆论的强烈反驳。反对者认为,何香久忽视了企业职工平均工资基数偏低的事实。而相对应的公务员工资中,津贴补贴部分,处于不明朗的状态。

  2014年两会期间,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称,应该在先规范公务员津贴补贴的前提下,再提公务员涨工资。

  目标方向:4句话

  调整工资结构

  是指要把公务员工资收入中,过高的津贴补贴降下来,提高基本工资的占比

  扩展晋升空间

  是指打破现在公务员职务决定级别,级别决定工资的局限,使公务员不提升职务也能通过晋升级别来提高工资待遇

  建立比较机制

  是指要求定期对公务员和企业管理人员的工资水平进行调查比较,以此来作为提高公务员工资的重要依据

  实施配套改革

  是指要将薪酬改革纳入到整个公务员体制机制改革,甚至是整个收入分配改革当中

  公务员分类改革 将改革目前公务员“大一统”模式

  除了公务员工资收入改革、制定养老金“双轨制”改革等方案,人社部年内全力推进的还有公务员分类改革。《公务员法》第十四条明确规定,“公务员职位类别按照公务员职位的性质、特点和管理需要,划分为综合管理类、专业技术类和行政执法类等类别”。

  其实早在2006年,我国就确立了公务员职位分类制度。但据人社部专家介绍,目前除广东深圳、湖南株洲等极少数地区之外,公务员管理采取的都是“大一统”模式,也就是对公务员职位没有什么类别划分。

  深圳和株洲,先后在2006年和2010年开始起步探索公务员分类管理。据悉,目前人社部下属的国家公务员局,正在对去年起草的《行政执法类公务员管理暂行办法》、《专业技术类公务员管理暂行办法》做最后修改,其中在很多方面,都借鉴了深圳的改革经验。

  深圳最初只是在公安系统实施职位分类改革,到2010年,经国家公务员局批准,深圳全面启动行政机关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到目前为止,三类公务员队伍中,行政执法类公务员占比最大,高达69%,综合管理类公务员占比居中,专业技术类公务员人数最少。

  按照深圳的做法,实施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之后,新进入深圳行政执法类、专业技术类职位的公务员全都实行聘任制,端的是“瓷饭碗”。行政执法类公务员共分7个职级;专业技术类公务员分设主任、主管、助理等职级。

  据悉,在制定公务员薪酬改革政策的同时,人社部还与中编办、中组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方面正在筹划相关配套制度的改革。其中对养老金“双轨制”的改革,目前已经制定出详尽的改革方案,预计在年内将会正式出台。